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风之谷文艺网|写作|文学|吉他|记录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文摘抄 > 经典语录 >

张爱玲经典语录六

时间:2018-08-23 14:44来源:未知 作者:张爱玲 点击:
- 坐在电车上,抬头看前面立着的人,尽多相貌堂堂,一表非俗的,可是鼻孔里很少是干净的,所以有这句话:没有谁能够在他的底下人跟前充英雄。 张爱玲 《童言无忌上大人》 - 悠长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
 
  - 坐在电车上,抬头看前面立着的人,尽多相貌堂堂,一表非俗的,可是鼻孔里很少是干净的,所以有这句话:“没有谁能够在他的底下人跟前充英雄。” ——张爱玲 《童言无忌·上大人》
 
  - 悠长得像永生的童年,相当愉快地度日如年,我想许多人都有同感。然后崎岖的成长期,也漫漫长途,看不到尽头,满目荒凉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她是哥儿达先生的理想,至今还未给他碰到过。碰到了,他也不过想占她一点便宜就算了。如果太麻烦,那也就犯不着;他一来是美人迟暮,越发需要经济时间与金钱,而且也看开了,所有的女人都差不多。他向来主张结交良家妇女,或者给半卖淫的女人一点业余的罗曼斯,也不想她们劫富济贫,只要两不来去好了。他深知”久赌必输,久恋必苦”的道理,他在赌台上总是看看风色,趁势捞了一点就带了走,非常知足。 ——张爱玲 《桂花蒸 阿小悲秋》
 
  - 一般的说来,活过半辈子的人,大都有一点真切的生活经验,一点独到的见解。他们从来没想到把它写下来,事过境迁,就此湮没了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唯有轻轻地问一声:『噢,你也在这里吗?』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宗桢断定了翠远是一个可爱的女人——白,稀薄,温热,像冬天里你自己嘴里呵出来的一口气。你不要她,她就悄悄地飘散了。她是你自己的一部分,她什么都懂,什么都宽宥你。你说真话,她为你心酸;你说假话,她微笑着,仿佛说: “瞧你这张嘴!” ——张爱玲 《封锁》
 
  - 仰脸向当头的烈日,我觉得我是赤裸裸的站在天底下了,被裁判着像一切的惶惑的未成年的人,因于过度的自夸与自鄙。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流苏到了这个地步,反而懊悔她有柳原在身旁,一个人仿佛有了两个身体,也就蒙了双重危险。一颗子弹打不中她,还许打中他。他若是死了,若是残废了,她的处境是更不堪设想。她若是受了伤,为了怕拖累他,也只有横了心求死。就是死了,也没有孤身一人死得干净爽利。她料着柳原也是这般想。别的她不知道,也这一刹那,她只有他,他也只有她。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“人生没有一种局面是完全不愉快的,有害无利的——只要我们将笑话当作笑话看待,不要太认真。” ——张爱玲 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
 
  - 我特地将半打练习本缝在一起,预期一本洋洋大作,然而不久我就对这伟大的题材失去了兴趣。 ——张爱玲 《天才梦》
 
  - 峰仪这时候,却不能继续看他的报了,放下了报纸向她半皱着眉毛一笑,一半是喜悦,一半是窘。 ——张爱玲 《心经》
 
  - 正如一个人年纪越高,距离童年渐渐远了,小时的琐屑的回忆反而渐渐亲切明晰起来。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在那一刹那间,他好像是立在一个美丽的深潭的边缘上,有一点心悸,同时心里又感到一阵阵的荡漾。 ——张爱玲 《十八春》
 
  - 我是怀疑者,同时也是那疑团, 而我是那僧侣,也是他唱诵的圣诗。 ——张爱玲 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
 
  - 即使往前奔跑,前面遇到的还是男人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那痛苦像火车一样轰隆轰隆一天到晚开着,日夜之间没有一点空隙。一醒过来它就在枕边,是只手表,走了一夜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可是我要你懂得我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九莉快三十岁的时候在笔记簿上写到:“雨声潺潺,像住在溪边。宁愿天天下雨,以为你是因为下雨不来。” ——张爱玲 《小团圆》
 
  - 恋人是一种秘密教派,由一班深知虚无的秘密的人们的组成。 ——张爱玲 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
 
  - ”机智主要的用处是教 我们与没有它的人相处得很好”. ——张爱玲 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
 
  - 一个人老了,可以变得那么的龙钟糊涂,看了那样子,不由得觉得生命太长了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琵琶与陵每个星期上两堂英语课。露把自己的字典给了他们。翻页看见一瓣压平的玫瑰,褐色的,薄得像纸。 “在英国一个湖边捡的。好漂亮的深红色玫瑰,那天我记得好清楚。看,人也一样,今天美丽,明天就老了。人生就像这样。” 琵琶看着脉络分明的褐色花瓣。眼泪滚了下来。 “看,姐姐哭了。”露向陵说,“不是为了吃不到糖而哭的。这种事才值得哭。现在的人不了,不像从前,诗里头一点点小东西都伤感,季节变换,月光,大雁飞过,伤春悲秋,现在不兴了。新的一代要勇敢,眼泪代表的是软弱,所以不要哭。女人太容易哭,才会说女人软弱。” ——张爱玲 《雷峰塔》
 
  - 请您寻出家傅的霉绿斑斓的铜香炉,点上一炉沉香屑,听我说一支战前香港的故事,您这一炉沉香屑点完了,我的故事也该完了。 ——张爱玲 《沉香屑·第一炉香》
 
  - 我已经不喜欢你了。你是早已不喜欢我了的,这次的决心,我是经过一年半的时间考虑的。 ? 彼时惟以“小吉”故,不欲增加你的困难。你不要来寻我,即或写信来,我亦是不看的了。 ? (一九四七年) ——张爱玲
 
  - 一只钟滴搭滴搭,越走越响。将来也许整个的地面上见不到一只时辰钟。夜晚投宿到荒村,如果忽然听见钟摆的滴搭,那一定又惊又喜——文明的节拍!文明的日子是一分一秒划分清楚的,如同十字布上挑花。十字布上挑花,我并不喜欢,绣出来的也有小狗,也有人,都是一曲一曲,一格一格,看了很不舒服。蛮荒的日夜,没有钟,只是悠悠地日以继夜,夜以继日,日子过得像钧窖的淡青底子上的紫晕,那倒也好。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上海人是传统的中国人加上近代高压生活的磨练,新旧文化种种畸形产物的交流,结果也许是不甚健康的,但是这里有一种奇异的智慧。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一抬头看见桌上的酒,就倒了一杯喝着解闷。但是”酒在肚里,事在心里”,中间总好象隔着一层,无论喝多少酒,都淹不到心上去。心里那块东西要想用烧酒把它泡化了,烫化了,只是不能够。 ——张爱玲 《半生缘》
 
  - 晚烟里,上海的边疆微微起伏,虽没有山也像是层峦叠嶂,我想到许多人的命运,连我在内的,有一种郁郁苍苍的身世之感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于千百人中,遇到你所要遇到的人,于千百年中,在时间的无垠的荒野中,有两个人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就这样相逢了,也没有什么可说的,只有轻轻地道一声:哦,你也在这里吗?”哦,原来相逢即是缘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不知为什么,和他来往,时时刻刻都像离。总觉得不长久,就要分手了。 ——张爱玲 《创世纪》
 
  - 与千万人中,遇见你要遇见的人。与千万年中,时间无涯的荒野里。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。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说,唯有轻轻地问上一句,你也在这里吗。 ——张爱玲 《爱》
 
  - 生命即是麻烦,怕麻烦,不如死了好。麻烦刚刚完,人也完了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你尽有苍绿,无量的苍绿中有安详的创楚。 ——张爱玲 《诗与胡说》
 
  - 琵琶也猜他是好手。一笔一画潇洒自如,增一分太肥,减一分太瘦,浑然天成。饱满的墨点点出峭壁上的青苔,轻重缓急拿捏的极有分寸,每一点都是一个完美的梨子。图画本身可能摹的是有名的古画,也不知是融合了多幅名画,许多相似的地方:船、桥、茅舍、林木、山壁。是国画的集句,中国诗独有的特色,从古诗中摘出句子,组合成一首诗,意境与原诗不同。要中国这种历史悠久的国家才能欣赏这样有创意的剽窃。可是有些集句真是鬼斧神工,琵琶心里想。也不知什么原故她却憎厌画也集句。她喜欢自己画,发现世上的好画都有人画过了,沮丧得很。可是国画让她最憎恶的一点是没有颜色,雪白的一片只偶而刷过一条淡淡的锈褐色。真有这样的山陵溪流,她绝对不想去。单是看,生命就像少了什么。 ——张爱玲 《雷峰塔》
 
  - 静静把头枕在他腿上,一面哭,一面噜噜叨叨诉说着,口口声声咬定姚先生当初有过这话:她嫁到熊家去,有半点不顺心,尽管来找爸爸,一切由爸爸负责任。姚先生被她絮聒得五中似沸,也不知过了多少时辰,好容易朦胧睡去。一觉醒来,静静不在了,褥单上被她哭湿了一大块,冰凉的,像孩子溺脏了床。问姚太太静静到哪儿去了,姚太太道:”启奎把她接回去了。” ——张爱玲 《琉璃瓦》
 
  - 他不是个好人,她又不是不知道,她要他,就得装糊涂,就是忍受他的坏。她为什么要戳穿他?人生在世,还不就是那么一回事?归根究底,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? ——张爱玲 《金锁记》
 
  - 我待她不错呀!我不爱她,可是我没有什么对不起她的地方。我待她不算坏了。下贱东西,大约她知道自己太不幸,必须找个比她再下贱的,来安慰她自己。可是我待她这么好,这么好——“ ——张爱玲 《色,戒》
 
  - 传奇里的倾国倾城的人大抵如此。 到处都是传奇,可不见得有这么圆满的收场。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我要你知道,在这世界上总有一个认识等着你的,不管什么时候,反正你知道,总有这么一个人。 ——张爱玲 《半生缘》
 
  - 她坐在那里,他站得很近,在那一刹那间,他好像是立在一个美丽的深潭的边缘上,有一点心悸,同时心里又感到一阵阵的荡漾。 ——张爱玲 《半生缘》
 
  - 回忆永远是惆怅的。愉快的使人觉得可惜已经完了,不愉快的想起来还是伤心。最可喜莫如“克服困难”,每次想起来都重新庆幸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道往往越是残暴的人越是怯懦,越是在得意的时候横行不法的人,越是禁不起一点挫折,立刻就矮了一截子,露出一副可怜的脸相。 ——张爱玲 《十八春》
 
  - 雨声潺潺,象住在溪边。 ——张爱玲 《小团圆》
 
  - 男人憧憬着一个女人的身体的时候,就关心到她的灵魂,自己骗自己说是爱上了她的灵魂。惟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之后,他才能够忘记她的灵魂。 ——张爱玲 《白玫瑰与红玫瑰》
 
  - 悲观者称半杯水为半空,乐观者称半杯水为半满,我享受现在半满的生活。 ——张爱玲 《小团圆》
 
  - 及至见了第一面,我更感到我俩的缘分是前世定了的 ——张爱玲
 
  - ?本来,一个女人上了男人的当,就该死;女人给当给男人上,那更是淫妇;如果一个女人想给当给男人上而失败了,反而上了人家的当,那是双料的淫恶,杀了她也还污了刀。 ??? ??? ? ? ? ?她未尝不想出去找个小事,胡乱混一碗饭吃。再苦些,也强如在家里受气。但是寻了个低三下四的职业,就失去了淑女的身份。那身份,食之无味,弃之可惜。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柳原伴着他们上楼,一路上大家仿佛他乡遇故知似的,不断的表示惊讶与愉快。那范柳原虽然够不上称作美男子,粗枝大叶的,也有他的一种风神。徐先生夫妇指挥着仆人们搬行李,柳原与流苏走在前面,流苏含笑问道:“范先生,你没有上新加坡去?”柳原轻轻答道:“我在这儿等着你呢。”流苏想不到他这样直爽,倒不便深究,只怕说穿了,不是徐太太请她上香港而是他请的,自己反而下不落台,因此只当他说玩笑话,向他笑了一笑。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“死生契阔,与子成悦;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是一首悲哀的诗,然而它的人生态度又是何等肯定。我不喜欢壮烈,我是喜欢悲壮,更喜欢苍凉壮烈只是力,没有美,似乎缺少人性。悲哀则如大红大绿的配色,是一种强烈的对照。 ——张爱玲 《自己的文章》
 
  - 现代文学作品和过去不同的地方,似乎也就在这一点上,不再那么强调主题,却是让故事自身给它所能给的,而让读者取得他所能取得的。 ——张爱玲 《自己的文章》
 
  - 一个有爱情的家庭里面的孩子,无论生活如何的不安定,仍旧是赋予自信心与同情----积极,进取,勇敢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苍凉之所以有更深长的回味,就因为它像葱绿配桃红,是一种参差的对照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有一天,下了一黄昏的雨,出去的时候忘了关窗户,回来一开门,一房的风雨味 ——张爱玲
 
  - 一念之慈,顶上生出灿烂圆光。这就是我们的不甚彻底的道德观念。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香港的陷落成全了她。但是在这不可理喻的世界里,谁知道什么是因,什么是果?谁知道呢?也许就因为要成全她,一个大都市倾覆了。成千上万的人死去,成千上万的人痛苦着,跟着是惊天动地的大改革……流苏并不觉得她在历史上的地位有什么微妙之点。她只是笑吟吟的站起身来,将蚊?香盘踢到桌子底下去。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人生很短,一转身就是一辈子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这时代,旧的东西在崩坏,新的在滋长中。但在时代的高潮来到之前,斩钉截铁的事物不过是例外。 谁都像我们一样,然而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。 文明人要原始也原始不了;他们对野蛮没有恐怖,也没有尊敬。他们自以为他们疲倦了的时候可以躲到孩子里去,躲到原始人里去,疏散疏散,其实不能够——他们只能在愚蠢中得到休息。人到底很少例外,许多被认为例外或者是自命为例外的,其实都在例内。 人在人生的风浪里突然站直了身子,原来他是很高很高的,眼色与歌声便在星群里也放光。不看他站起来,不知道他平常是在地上爬的。 因为心定,夜显得更静了,也更悠久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他们的星期天永远没有天明! ——张爱玲 《十八春》
 
  - 悠长得像永生的童年,相当愉快地度日如年,我想许多人都有同感。然后崎岖的成长期,也漫漫长途,看不到尽头,满目荒凉。?春山如黛,垂柳画桥。白云出岫,倦鸟还巢。采一束不知名的野花,扎一个紫藤的秋千架;看几只燕子筑巢,或和几只蚂蚁对话。这样美好的时光,仿佛留在那个叫童年的记忆里。悠长,不复与见。 ——张爱玲 《因为懂得,所以慈悲》
 
  - 生活不会总是一番风顺,我们都很平凡,也像平凡人那样地过着日子,吵架、冷战、温馨、关怀,无论发生了什么,只要两个人有一起努力的决心,就敢于走下去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那一声声的“吱呦呃呃呃……”撕裂了空气,撕毁了神经。淡蓝的天幕被扯成一条一条,在寒风中簌簌飘动。风里同时飘着无数剪断了的神经的尖端。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那整个的房间像暗黄的画框,镶着窗子里一幅大画。那酽酽的,滟滟的海涛,直溅到窗帘上,把帘子的边缘都染蓝了。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不知道为什么,十八岁异常渺茫,像隔着座大山,过不去,看不见。 ——张爱玲 《小团圆》
 
  - 同学少年多不贱,五陵裘马自轻肥。 ——张爱玲 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
 
  - 同行相妒,似乎是不可避免的,何况都是女人——所有的女人都是同行。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这个人,她总觉得她的终身不见得与他有关,可是,她要他知道,失去她,是多大的损失。 ——张爱玲 《创世纪》
 
  - 我要你知道,这世界上有一个人是永远等着你的,不管是在什么时候,不管你是在什么地方,反正你知道,总有这样一个人。 【等你的人在何处?反正对的人早晚会出现,为何不能更诗意一点呢?单身怕什么?自己单身,反正那个人也必定会单身。落飞:注脚】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总说爱一辈子,好像生老病死是我们掌控得了似的。何时聚,何时散,何时生,何时死。当真是不敌天命的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在饭桌上她想起之雍的寄人篱下,坐在主人家的大圆桌面上。青菜吃到嘴里像抹布,脆的又像纸,咽不下去。 ——张爱玲 《小团圆》
 
  - 现在,他前生所做的这个梦,向他缓缓走过来了,裹着银白的纱,云里雾里,向他走过来了。走过玫瑰色的窗子,她变了玫瑰色;走过蓝色的窗子,她变了蓝色;走过金黄色的窗子,她和她的头发燃烧起来了。 ——张爱玲 《沉香屑·第二炉香》
 
  - 在没有人与人交接的场合,我充满了生命的欢悦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每一只蝴蝶都是从前一朵花的精魂,是花的前世来会见此生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这女人的心身的温暖覆在他上面像一床软缎面子的鸭绒被,他悠然地出了汗,觉得一种情感上的奢侈。 ——张爱玲 《色,戒》
 
  - 看不到田园里的茄子,到菜场上去看看也好——那么复杂的,油涸的紫色;新绿的豌豆,熟艳的辣椒,金黄的面筋,像太阳里的肥皂泡。把菠菜洗过了,倒在油锅里,每每有一两片碎叶子粘在蔑篓底上,抖也抖不下来;迎着亮,翠生生的枝叶在竹片编成的方格子上招展着,使人联想到篱上的扁豆花 ——张爱玲 《公寓生活记趣》
 
  - 风吹着的两片落叶踏啦踏啦仿佛没人穿的破鞋,自己走上一程子。……这世界上有那么许多人,可是他们不能陪着你回家。到了夜深人静,还有无论何时,只要生死关头,深的暗的所在,那时候只能有一个真心爱的妻,或者就是寂寞的。 ——张爱玲 《色,戒》
 
  - 于千万人中,随时间无涯的荒野,既没有早到一步,也没晚到一步,遇见了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她起初倒觉得不安,仿佛下楼的时候踏空了一级似的,心上异常怔忪,后来也就惯了。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爱一个人会卑微到骨子里,然后开出花来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狂喜的人我还能想象出他们的心理,你们这种谦逊的过分的人,我简直无法想象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或是消逝的梦,午夜的幻影 曳起你的长裙 ——张爱玲 《同学少年都不贱》
 
  - “月亮叫喊着,叫出生命的喜悦、一颗小星是它的羞涩的回声。”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你爱我吗? 已经爱到危险的程度了. 危险到什么程度? 已经不能一个人生活.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太大的衣服另有一种特殊的诱惑,走起路来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有人的地方是人在颤抖,无人的地方是衣服在颤抖,虚虚实实,极其神秘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他心中留下了神圣而感伤的一角,放着这两个爱人。他记忆中的王娇蕊变得和玫瑰一而二二而一了,是一个痴心爱着他的天真热情的女孩子,没有头脑,没有一点使他不安的地方,而他,为了崇高的理智的制裁,以超人的铁一般的决定,舍弃了她。 ——张爱玲 《色,戒》
 
  - 人类天生的是爱管闲事。为什么我们不向彼此的私生活里偷偷的看一眼呢,既然被看者没有多大损失而看的人显然得到了片刻的愉悦?凡事牵涉到快乐的授受上,就犯不着斤斤计较了。较量些什么呢?——长的是磨难,短的是人生。 ——张爱玲 《张爱玲文集》
 
  - 白桌布四角缚在桌腿上,绷紧了越发一片雪白,白得耀眼。酷烈的光与影更托出佳芝的胸前丘壑,一张脸也经得起无情的当头照射。稍嫌尖窄的额,发脚也参差不齐,不知道怎么倒给那秀丽的六角脸更添了几分秀气。脸上淡妆,只有两片精工雕琢的薄嘴唇涂得亮汪汪的,娇红欲滴,云鬓蓬松往上扫,后发齐肩,光着手臂,电蓝水渍纹缎齐膝旗袍,小圆角衣领只半寸高,像洋服一样。 ——张爱玲 《色戒》
 
  - 我的朋友炎樱说: “每一个蝴蝶都是从前的一朵花的灵魂,回来寻找它自己。” ——张爱玲 《炎樱语录》
 
  - 我没赶上看见他们,所以跟他们的关系仅只是属于彼此,一种沉默的无条件的支持,看似无用,无效,却是我最需要的。他们只静静地躺在我的血液里,等我死的时候再死一次。我爱他们。 ——张爱玲 《他们躺在我的血液里》
 
  - 薇龙笑着告饶道:“好了好了!我承认我说错了话。怎么没有分别呢?她们是不得已的,我是自愿的!” ——张爱玲 《第一炉香》
 
  - 回忆永远是惆怅的!愉快的使人觉得,可惜已经完了;不愉快的,想起来还是伤心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是一首最悲哀的诗 ——张爱玲
 
  - “人性”是最有趣的书,一生一世看不完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妈妈们都有个通病,只要你说了哪样菜好吃,她们就频繁地煮那道菜,直到你厌烦地埋怨了为止。其实她这辈子,就是在拼命把你觉得好的,给你,都给你,爱得不知所措了而已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只要这样,同你在一个城市,要见面的时候可以见面——即使忙得不能常常见面也不要紧——我就放心了。我真怕将来到了别的地方,再也找不到一个谈得来的人,以前不觉得,因为我对别人要求不多,只要人家能懂得我一部分我已近满足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时装的日新月异並不一定表现活泼的精神与新颖的思想,恰巧相反.它可以代表呆滞由于其他活动范围内的失败.所有的创造力都流入衣服的区域里.在政治混乱期间,人们没有能力改良他们的生活情形,他们只能够创造他们贴身的环境-______________-那就是衣服.我们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里 ——张爱玲 《更衣记》
 
  - 然而,当童年的狂想逐渐褪色时,我发现除了天才梦之外一无所有,所有的只是天才的怪癖的缺点。世人原谅瓦格涅的疏狂,可是他们不会原谅我。 ——张爱玲 《天才梦》
 
  - 可是她想起他便觉得有些渺茫,如同隔世。现在的这一段,与她的过去毫不相干,像无线电里的歌,唱了一半,忽然受了恶劣的天气的影响,劈劈啪啪炸了起来。炸完了,歌是仍旧要唱下去的,就只怕炸完了,歌已经唱完了,那就没得听了。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她人并不高,可是腿相当长,从阑干上垂下来,格外的显得长一点。她把两只手撑在背后,人向后仰着。她的脸是神话里的小孩的脸,圆鼓鼓的腮帮子,小尖下巴,极长极长的黑眼睛,眼角向上剔着。短而直的鼻子。薄薄的红嘴唇,微微下垂,有一种奇异的令人不安的美。 ——张爱玲 《心经》
 
  - 像在一个昏黄的梦里。梦里的时间总觉得很长,其实不过一刹那,却以为天长地久,彼此已经认识多少年了。原来都不算数的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生在这世上,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,然而郭凤和米先生在回家的路上还是相爱的。 ——张爱玲 《色,戒》
 
  - 世均回南京的家,曼贞在上海,他在南京的雨夜里想起她,故乡就变成异乡了 ——张爱玲 《十八春》
 
  - 她不是笼子里的鸟,笼子里的鸟,来了笼还会飞出来。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——年深月久了,羽毛暗了,霉了,给虫蛀了,死也死在屏风上。 ——张爱玲 《茉莉香片》
 
  - 多数女人选择丈夫远不及选择帽子一般的聚精会神,慎重考虑。再没有心肝的女子说起她“去年那件织锦缎夹袍”的时候,也是一往情深的。 ——张爱玲 《更衣记》
 
  - 他和曼桢认识,已经是多年前的事了。算起来倒已经有十四年了──真吓人一跳!马上使他连带地觉得自己老了许多。日子过得真快,尤其对于中年以后的人,十年八年都好象是指顾间的事。可是对于年轻人,三年五载就可以是一生一世。他和曼桢从认识到分手,不过几年的工夫,这几年里面却经过这么许多事情,彷佛把生老病死一切的哀乐都经历到了。 ——张爱玲 《半生缘》
 
  - 我学写文章,爱用色彩浓厚,音韵铿锵的字眼,如“珠灰”、“黄昏”、“婉妙”,“ splendour ”,“ melancholy ”,因此常犯了堆砌的毛病。直到现在,我仍然爱看《聊斋志异》与俗气的巴黎时装报告,便是为了这种有吸引力的字眼。 ——张爱玲 《天才梦》
 
  - 电影已经开映多时,穿堂里空荡荡的,冷落了下来,便成了宫怨的场面,遥遥听见别殿的箫鼓。 ——张爱玲 《红玫瑰与白玫瑰》
 
  - 人老了大都是时间的俘虏,被圈禁禁足,它待我还好,当然随时可以撕票,一笑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希望天天下雨,以为你是雨天不来 ——张爱玲
 
  - 世上的好人比真人多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张爱玲的范柳原说,那时我们都太忙着谈恋爱,哪还有功夫恋爱?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要是真的自杀,死了倒也就完了,生命却是比死更可怕的,生命可以无限制地发展下去,变的更坏,更坏,比当初想象中最不堪的境界还要不堪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是她说的,我们回不去了,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今天老是那么迷茫,他是在跟时间挣扎。从前最后一次见面,至少是突如其来的,没有诀别。今天从这里走出去,却是永决了,清清楚楚,就跟死了的一样。 ——张爱玲 《半生缘》
 
  - 男人初始时,大多是喜欢淡雅清丽的白玫瑰,皎洁的清香,象是冰凉的高山之雪,值得付出一生的代价,求得在这冰凉水流中的沉沦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我们那时候太忙着谈恋爱了,哪里还有工夫恋爱? ——张爱玲 《倾城之恋》
 
  - 笑,便世界与你同笑;哭,便你独自一人哭。 ——张爱玲
 
  - 秋天的晴空,展开一片清艳的蓝色,清净了云翳,在长天的尽处,绵延着无边的碧水。 ——张爱玲 《不辛的她》
 
  - 欢喜到了极处,又有一种凶旷的的悲哀。 ——张爱玲 《连环套》
 
  - 三十年来她带着黄金的枷。她用那沉重的枷角劈杀了几个人,没死的也送了半条命。 ——张爱玲 《金锁记》
 
  - 上海为了‘节省天光’,将所有的时钟都拨快了一个小时,然而白公馆里说:“我们用的是老钟。”他们的十点是人家的十一点。他们唱歌唱走了板,跟不上生命的胡琴。 胡琴咿咿呀呀拉着,在万盏灯的夜晚,拉过来又拉过去,说不尽苍凉的故事--不问也罢!······胡琴上的故事是应当由光焰的伶人来扮演的,长长的两片红胭脂夹住琼瑶鼻,唱了,笑了,袖子挡住了嘴······然而这里只有白四爷单身坐在黑沉沉的破阳台上,拉着胡琴。 ——张爱玲 《第一炉香·倾城之恋》
 
  - 她穿着高跟鞋比他高半个头。不然也就不穿那么高的跟了,他显然并不介意。她发现大个子往往喜欢喜欢娇小玲珑的女人,到时爱笑的男人喜欢女人高些,也许是一种补偿的心理。 ——张爱玲 《色,戒》
 
  - 街上卖笛子的人在那里吹笛子,尖柔扭捏的东方的歌,一扭一扭出来了,像绣像小说插图里画的梦,一缕白气,从帐子里出来,胀大了,内中有种种幻境,像懒蛇一般地舒展开来,后来因为太瞌睡,终于连梦也睡着了。 ——张爱玲 《色,戒》
 
  - 开电车的人开电车。在大太阳底下,电车轨道像两条光莹莹的,水里钻出来的曲蟮,抽长了,又缩短了;抽长了,又缩短了,就这么样往前移——柔滑的,老长老长的曲蟮,没有完,没有完…… ——张爱玲 《封锁》
 
(责任编辑:tiankong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